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歌摄影

探讨摄影技术 交流摄影作品

 
 
 

日志

 
 

窗外人生(让思想远行专版)  

2011-08-23 16:20:24|  分类: 本人精彩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人生(让思想远行专版) - 东吴王子 - 东吴王子

窗外人生(让思想远行专版)

        题记:鸟儿双双行书案,杨花点点入家园。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秋来几多时。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心灵是人生的窗户。眼睛和心灵是人们生活快乐与否的最好见证。生活在现代高楼大厦中被钢筋水泥日益挤压的人群,不应只是伏案工作这一种姿势,人的生命也不应只有勤奋这一种底色,人的视野更不该只有室内这一种视角!什么时候能表现出那种临窗极目的舒昂,这不仅是一时的心情,更是一种人生的气度。

        曾几何时,窗子里的人喜欢往窗外看,看外面的景物随四时而变化,看春天花开百花齐放,看冬日雪落千里冰封,看风乍起,吹皱一池秋水,看雨飘落,路上的行人在夏雨中匆匆行走……

        人确实需要有向外看的勇气,不能囿于一室之中,泯灭突破藩篱的渴望。人在屋里憋闷得久了、倦了、懈怠了,视角就凝固了,这不是体力上的疲惫,而是心智上的衰竭。这时就需要窗子里的人走向窗前或者走到窗外,适时放飞一下郁闷的心情,放到太阳底下晒一晒,思想就不会发霉。人的视线只有在广阔的天地间和惊涛拍岸中才会多些悟的灵感和做的创意,从容淡定之中,情感才能归于平和,真知方可还原朴素。

        穿越千年的风云,打开历史的天窗,探索远古的人生,真的别有洞天,自有一番变幻莫测的景象。

        唐的窗外别有一番天地,“两个黄鹏鸣翠柳,一行白鸳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门窗俱开的气势也只有唐人做得出。“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凭高远望,极目江河湖泊,才能看懂化外之境,天地间凝结的浩然之气尽被唐人望收眼底,一览无余。这不仅仅是一个视角的诗化,一种眼光的睿智,更是一种胸襟的开放,一个时代精神风貌的缩影。“池花春映月,窗竹夜鸣秋。今古一相接,长歌怀旧游?”那种昂扬向上、奋发有为的人生价值观,传承为史书中的一脉奇香,引领后来人书写自己的人生。唐人的诗性内含风骨,高蹈得让那些只会追逐利益的后人满面含羞。

        宋的天地似乎是小了些,“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天空从半亩方塘中赏鉴;“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情感交流也要隔着墙,已然没有了穿行天地间的大气,仅剩下移花接木的才气,收回可极八表的目光,定格成“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偷闲。“小院闲窗春己深,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从此,大宋庭院的天空悬挂上一颗颗多愁善感的心,从“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放与自信,演变成“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秀气与精致,目光不再远行,直把雕塑雕成了饰物,放在手中把玩,舒缓自己难以排解的感时伤情。即便宋人有将山水缩龙成寸的智慧,可这窗外庭院的视角也是狭隘多了。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是马跃草原穿窗过,虽拥有金戈铁马横弋射的宽广胸怀,却留下了“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悲凉场面。“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在“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什么”和“糟醃两个功名字,醅淹千古兴亡事,曲埋万丈虹霓志”的元代,关汉卿、马致远等异军突起,带头唱起了散曲,把这个朝代的悲欢离合发挥的淋漓尽致。“窗间月,檐外铁,这凄凉对谁分说。剔银灯欲将心事写,长吁把灯吹灭”,“不达时皆笑屈原非,但知音尽说陶潜是”,似乎又看到了元人渴望过平静生活的一种美好愿望。

       明的天窗是紧闭的,似乎有种异想天开的感觉。“青山无大小,总隔郎行路。远近生寒云,愁恨不知数。目极江天远,秋霜下白蘋。可怜南去雁,不为倚楼人”,在这个思想被禁锢的朝代,那种隔窗观世界的良好愿望便油然而生。于是,在“十里长亭无客走,九重天上现星辰。八河船只皆收港,七千州县尽关门。六宫五府回官宰,四海三江罢钓纶。两座楼头钟鼓响,一轮明月满乾坤”中,吴承恩带头产生了对西天美好世界的向往,《西游记》便从此出炉,成了这个年代标志性的窗外人生。

       清是背着一肩负担看窗外的,平添了许多无奈,把凭窗的浩叹写进小说,借形象的虚拟隐晦地传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冷眼旁观蒲松龄的聊斋算是打开了一个与普通人对话的轩窗,让山野之人进来,让渔夫樵子进来,让他们身上的清新之气驱散狭小空间封闭了太久的腐气、晦气、浊气……可这种胸襟只体现在落第举子的身上,是有清一代学子的悲哀。曹雪芹却来得率性,径直走到外面,从广阔的天地反观自己的书斋,悟通了人世间的百态人生,“世事洞明皆学问”——他饿着肚子依然能够行走在大天大地里,用历经风雨、饱润沧桑的笔触写出了惊世骇俗的文字,这是行走在天地间高傲的灵魂,是真正的读书人最后的尊严。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在这本可窥一个王朝背影的大书中,让人看到了从兴盛到末路的历史,他开的是封建社会的天窗,容尽了世间的沧海桑田、风花雪月。

     “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鸟向檐上飞,云从窗里出。”凭着这一扇扇历史中的大窗,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从史册的书香中向我们走来,用生命奏出了乐金石般的声响,扣开了我们日益禁闭的心扉。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不能埋头只做“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窗下囚徒,要从窗内的局促中走出来,与时俱进,打开世界之窗,任目游万仞,让思想远行。

       后记:风吹雨打洗尘寰,诗词作伴共慰颜。地久天长思远行,天将生机与人间。斗转星移风雷静,凉入轩窗心自悠。谁似浮云知进退,韬光养晦真人生。

 

 

·龙马彩虹部分代表作珍藏版·
(点击标题即可直接进入欣赏)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